背碎石的峨眉男人

- 编辑:admin -

背碎石的峨眉男人

  去峨眉山是我多年的夙愿,2018年国庆前夕我与小海四人终于登上了峨眉山。

  上峨眉山,应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陡峭的石阶路让人望而生畏,上不见头,仿佛是自金顶上悬挂下来的天梯。摩肩接踵的人们稍不注意,走在后面的人就会撞上前面上石阶的人。

  在一处陡峭逼仄的石阶上,竟发现了一个背篓子的人。我喘出来的气和着山上的雾气冲向他后背的篓子,定睛一看,满篓的石子,足有一百五六十斤重。他佝偻着身子,稍稍往前倾,想让篓子的重心也跟着往前,屁股往后,向上撅起,一双手紧紧攥着一根丁字棍往前探路,意欲减轻身上的压力,每往前挪一步,整个身子便往前、往后颤抖几下,好象随时风都能吹倒似的。眼前一幕,给我心头重锤一击,不敢相信这么难上的石阶居然还能背负如此重担。我忙喊:“师傅,歇下吧!”顺手递了根烟给他,他应该也想歇歇了,便把棍子往后面的背篓底一顶,歇下了。

  汉子四十多岁,头发蓬乱,黧黑的脸庞深刻着皱纹,穿一件卡其布罩衣,黑裤腿一高一低地挽着,显出青筋的小腿,脚上穿着一双干湿鞋。因背篓的原因,他不能顺畅地侧头看我,脖颈的皮肤打着深褶。右手扶着棍子,露出善意十足的微笑。

  “师傅,这石头有多重?”

  “一百六十来斤。”

  他的身高大概1 米6,体重应该也只有百来斤的样子。

  “背这一篓碎石多少钱?”

  他告诉我,背碎石等材料,160斤背700米总共5元,这一趟下来,5块钱的样子,一天下来,上山下山,差不多30来趟,一百二三十元一天。

  我们徒步爬上来已十分吃力,一个百来斤的人背这么重的东西,而且还要来回地背,应是十分的难,不是迫于生计,不是无可奈何没有选择,谁又能吃得了这苦?

  我问他为什么不干点其他的事?他说,他住在山的那边,一个封闭落后的地方,小时候只读了三年书,也没有学什么手艺,其他的事也做不来。以前自己没读书,吃亏了,现在不管怎样苦,也要送子女多读些书。说起子女读书,汉子脸上倒是一脸的欣慰和希望的样子。

  背夫的话,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。小时候,母亲总爱拿我的手看,我的手掌粗厚,手指粗壮、不长,母亲看了放下,偶尔又拿起看看,口里喃喃自语。原来有“十指尖尖,好打算盘”的说法,倘若手指粗壮,一般是打不了的,最终是做不了会计或出纳比较轻闲的工作,便只能干苦力活了。那时候,家里困难,在队上能当个会计、记个工分就是出息了。人们对读书都不太重视,但母亲还是常常念叨“好汉书打底”,希望儿女多读点书,至少不会像父母一样终日脸朝黄土。后来,不负母亲所愿,终于考上了学校,跳出了农门。可见书中不一定有黄金屋,但多读书还是会多条出路。

  背夫的一天是辛酸的,背夫的酬劳是用汗水换来的,是用脚爬肩背换来的。背夫们会为自己辛劳的一生感到悲哀吗?而事实上,只要能背,他们就非常地满足和高兴,夜幕降临时,倒头便睡,一觉醒来又是卯足干劲的一天。

(文章来源:小康)

(责任编辑:DF376)

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