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行、跳槽、妥协、幻灭 创投圈不敢有鄙视链


  凛冬之下,创投圈的确不敢有鄙视链。

  一

  转行、跳槽,创投圈众生百态

  半年过去,再见面,投资人刘枫有些憔悴。2018年底,投资家网完成了一次题为《流入一级市场资金减少50%,你被“优化”了吗? | 特写》的选题,刘枫是其中一位参与者。

  他当时认为,“投资机构普遍存在募资难题。”如果抛开国内外经济大环境因素,原因有两个:一个是去杠杆;一个是美股市场表现低迷。谈及目前的市场情况他说,“更加艰难。”

  坐在沙发上的刘枫若有所思的弹了弹手中的烟,停顿了一分钟,补充说道,“天使、VC、PE上半年很多没动静了,一些已经无米下锅。”

  创投圈资深观察者徐明的微信公众号有段时间没更新了,细问之下方知,他打算转型做快消品。关于这次“创投凛冬”的话题,徐明不愿意讲太多,却又说了几句,“很明显,还是那个问题,旧伤顽疾,死鱼把河搅浑,做不好投资,不是很正常的事么。”

  徐明在之前和投资家网记者聊天时,讲过一种观点。在他看来,过去5年创业热不仅引爆全民激情,更改变了一部分投资人的心态。“以前国内投资机构就几十家,稳中求进。现在变了,有一部分人开始萌生出一种投机路径,以各种理由延长基金存续期,从管理费中获利。”

  他管这类(投资机构)叫“死鱼”。有几个明显特征:1。这群所谓的投资人喜欢接受媒体采访,但聊天的时候只提投资与管理,绝不提及如何退出;2。官网上总是挂着猴年马月的经典案例,一年都不会更新一次;3。年底只想要奖、上榜,去忽悠LP。

  “活动确实少了,特别是在发布会,去年还参加了一些,今年一场都没去过。”某知名财经媒体创投口记者徐珊表示。她同时认为,今年无论做投资、FA,还是媒体,都不好做。

  她身边的一些媒体朋友,开始纷纷转行。有些去投资机构做PR、IR,有些去创业公司做PR,有些去了公关公司做市场,有些干脆自己单干,做起媒体人以前比较“鄙视”的生意。

  她身边的一些机构朋友,也在频繁跳槽。母基金跳到VC,VC去做PE,PE去了老牌券商,券商的出来搞精品投行,投行的干起私活,还承担一部分媒体的作用,有的干脆又回到媒体。

  “这种变化实在太快,太突然。”徐珊说,她的微信备注这几个月下来已经改了无数次,看到朋友们频繁换工作,她已经不知道该聊什么,是恭喜履新,还是为何离开?

  原来创投圈流传的那个:老牌券商鄙视PE抢饭碗,PE瞧不起VC,VC嫌天使不专业,天使觉得精品投行拉皮条,投行嘲笑母基金干杂活,母基金觉得券商混饭吃的“鄙视链”,正在变化中消失。

  至于为什么出现冬天,原因有很多。

  二

  妥协、退让,盘子小没生存空间

  还是“创投圈太浮躁”所致。刘枫认为,“过去种下什么因,今天就结什么果。做不好的只会被淘汰,这是大自然的生存规律,只不过,现在是做不好的太多。”

  某新锐VC合伙人赵成觉得,造成创投冷的原因还有一个,就是LP心态上的变化,有些已经严重扭曲。“现在很多LP只认钱,在承诺回报等问题上,多了很多附加性条款,没的商量。”

  赵成说,这种情况在2年前并不多见。“股权投资回报固然重要,但如果只重收益,不如去二级市场炒股,或者炒币好了,那个来钱更快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做股权投资呢?”

  虽然,他嘴里满是对LP的“不满和抱怨”,但是最终他和团队还是选择为顾全大局而“妥协”。

  坐在星巴克咖啡桌子另一角的赵成回想起当年在一家老牌VC做VP时候,很多LP都是“求着”要投TA们,饭局不断,TA们还要考虑考虑能否带来附加值。“如果没有,钱就不要。”

  前段时间,他在上一家VC投过的一朋友(创业者)找他。想让他现在的基金再投一轮,被赵成喝一顿酒给打发了,不投的原因是,还没盈利。